白杨网
登录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948|回复: 0

在这个儿童节为大人们推荐一些书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6-1 15: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这个儿童节为大人们推荐一些书
谈经验保持探索的习惯
  这篇文章是由少年商学院微信分享的,是一位14岁时扛起摄像机、 用了五年时间拍一部探索“学习的理由”纪录片的台湾少年的一席演讲。
  这位少年名叫杨逸帆。他在读中学的时候提出了一份“台湾教改企划案”,是台湾“反基测”的标杆人物。“基测”相当于我们的中考,是台湾学生升高中的必经之路。
  2013年,台湾正式取消“基测”,被称为“台湾最年轻纪录片导演”的杨逸帆再次令教育界刮目相看。他现在是台湾一所大学大一的学生, 也是网络杂志Awakening的创办人。 通过他的经历,我们可以明白,孩子是需要养成自由探索的习惯的。
  下文是他的演讲视频中的一些片段:
  我身边的很多同龄人,他们都没有足够的自信去作出一个人生决定。今天,我想和大家聊的就是,是什么让我们这一代变得这么没有自信?
  我从小就很喜欢探索。这所学校最大的特点,是从小让你学会如何去做选择。比如说我今年上三年级,但我的数学程度在五年级,那我可以选择去上五年级的数学课。再假如说,我的实地考察能力胜于读书,那我可以选择去做实地考察。
  但到中学之后,美梦初醒,因为非传统学校的学生同样要面临“基测”的压力。我们明明是这么不同的一群人,为什么到最后却都回到同一条路?
  为了寻找答案,我开始拍摄纪录片,叫《不想考基测》,后来改名为《学习的理由》。你能够看到,当我问同学们“读书最终是为了什么”时,很多人的回答都是“考大学”,然后呢? 很多就没有然后了。
  其实我们知道我们不要什么,但我们不太知道我们要往哪儿走。从小,你们就告诉我们,这个不要去想,那个不要去摸,学生考好试最重要。但是你们可能忘了一点,过去我们越是疏于自我探索,等到哪一天我们进入社会了, 我们越是要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去试错、去找答案。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只剩下迷茫。面对未知,我们的自信瓦解了。有这样的一组数据:在台湾初中,大概有28%的学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或者没有人生方向,而到了大学,这个数字变成了42%,甚至有6%的大学生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学生们也越来越没有自信,七年级时有24.1%的学生不相信自己可以走好未来的路,到了大学,这个数据上升到了37%。
  这让我想起我采访过的英国教育家Ken Robinson说的话:“当学生离开学校的时候,就像是笼子打开,鸟儿却忘记了如何飞翔。”
  当然话又说回来,真的存在一条绝对安全的人生道路吗?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毕业就失业?我不禁要问,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才能够真正地和社会无缝衔接?我想找到答案, 我想和更多同龄人一起去探索答案。 所以在我17岁那年,我创办了一个网络杂志Awakening杂志。 我们吸纳很多学生作为志愿者,一起去采访各个行业中有比较特别的成长或就业经验的人。
  我们采访了有“间隔年” 经验的Mr.6(注:“间隔年”指学生在升学或毕业后、就业前先进行一次长途旅行), 一个学生问他, 间隔年是不是求职简历上的一个加分项? Mr.6的回答是:“我没有听过有人把它当加分项。但是,一定要让那个雇主看到你勇于投资自己、勇于探索。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不一样的人,而不只是一个很好的人。 ”
  很多人和我分享了自己的故事、最棒的工作经验是什么、最差的工作经验是什么,到最后,他们通常会用同一句话作为结束: 教育应该是开放而多元的,它不应该只是赢或输。
  是的,教育不应该只是赢或输。我不是要反对体制,而是想要申明,让孩子疏于探索的代价。而我亦真心希望,全天下的教育者都能保持探索的心胸,也让孩子保持探索的习惯。
论责任童年的概念是最人性的发明
  下面的内容摘自世界著名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的《童年的消逝》。尼尔想说的是,由于媒介的影响,儿童与我们成年人以同样的方式在感受着世界,童年正在消逝。这也不难理解,由于电子媒介的发展,儿童缺少与自然接触的机会,缺少自由感知世界的机会,对世界的认识来源于成人的世界,我们限制了儿童的想象力,因此我们有责任为孩子提供自由的空间,减少成人世界对他们的影响。尼尔认为:
  儿童是我们发送给一个我们所看不见的时代的活生生的信息。童年的概念是文艺复兴的伟大发明之一,也许是最具人性的一个发明。写作本书的想法起源于我个人的观察,那就是童年正在消逝,而且飞快地消逝。童年和成年的分界线正迅速模糊。这个观察对于关注它的人平淡无奇,对于不关注它的人也不置可否。不甚为人知晓的是,首先童年从何而来,至于为什么童年会消逝,就更鲜为人知了。
  我相信我对这些问题有一些明白易懂的答案,它们大多是通过观察传播媒介如何影响社交过程而产生的一系列推测;尤其是印刷术如何创造了童年,电子媒介又如何使之“消逝”。
  那么,我们能为童年的消逝做些什么?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这么说,心里既轻松又沮丧。轻松是因为我不必背负教别人如何生活的包袱;当然,沮丧也是出自同一个原因。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儿童的天真无邪、可塑性和好奇心逐渐退化,然后扭曲成为伪成人的劣等面目,这是令人痛心和尴尬的,而且尤其可悲。但是我会这么想来安慰自己:如果不能提出防止灾难发生的方法,那么也许可以退而求其次,试图理解灾难为什么会发生,那也是有用的。
真性情每个“坏”学生都有一颗想好的心
  这是《托德日记》一书的观感。推荐这本书,除却本文的观点之外,我所看到的这本书的价值在于,我们找到了一种了解孩子思想的可靠方式——日记。我们可以让孩子在日记中自由地表达他们的想法,而我们不去评判,只是肯定,并且把我们的肯定之语写在孩子的日记上,这是我们与孩子进行沟通的绝好机会,好好把握吧!
  每个老师都希望班里的孩子乖巧听话,但事实上,好像每个班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坏”孩子。这种“坏”在小学的时候还可以依赖老师的权威来压制,可等孩子再大些,比如到十四五岁,光靠吓唬或者批评就不大容易行得通了。怎么“对付”这些所谓的坏孩子呢?在这方面,《托德日记》堪称教育界的经典案例。
  这是一本日记体形式的长篇小说,共37篇日记,辅以教师评语。 小说的主人公是十四岁的托德·芒恩,是一个中学生,俗称“混混”。他因为违反校规,被罚留校写日记,他的指导教师伍德罗夫人在一旁监督。
  伍德罗夫人让托德写日记真是一箭三雕的好事, 既让托德锻炼了文笔,反思了自己的行为, 也让伍德罗夫人能更进一步地了解托德的思想, 还顺带破解了发生在学校的谜团。当她发现学校的处理方法欠妥当的时候, 她能够站出来,站在公允的角度,还学生以清白,让托德得以回到学校。
  我们相信人性本善,相信每个“坏”学生都有一颗想好的心。他们之所以叛逆或者捣乱都有其发生的环境和心理因素,老师和家长要善于引导他们“发现真的你,找到自己,你就是太阳,光芒万丈!”那么,每个学生都会成为有个性的好学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